点击关闭

還是-「黃絲記者」、「黑衣暴徒」

【王嘉尔疑质问私生】

一個最基本的常識,「示威者」只能用在和平、理性、合法的集會與遊行參與者身上,那些縱火、襲警、無差別毆打市民的黑衣人,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暴徒,不能也不配用「示威者」來形容。否則,元朗被指毆打市民的人,又是否也可稱為「示威者」?

但可惜的是,由反修例引發的長達近三個月的暴亂,亂港媒體以及一些所謂「公信第一」的媒體,完全不顧基本事實,美化暴徒、正義化違法暴力。即便在8月13日機場毆打並非法禁錮付國豪的暴徒,依然堂而皇之地用「示威者」來稱乎即便8月31日如此嚴重的縱火、襲警,也依然用「市民被迫抗爭」來形容而剛過去的周五及周六,太子站蒙面黑衣人在記者面前肆意破壞站內設施,依舊被稱為「示威者」。

大公報8日發表題為《哪有示威者,只有暴徒!》的時評指出,顯而易見,在一些人刻意操縱之下,意圖篡改事實以左右輿論。但黑的終究是黑的,再怎麼洗也變不了白,暴徒就是暴徒!

「黃絲記者」、「黑衣暴徒」,前者試圖操縱輿論,後者試圖逃避法律懲罰。然而,黑的就是黑的,再怎麼洗也白不了。即便是戴上口罩、防毒面具,全幅盔甲,犯了法就是暴徒,再怎麼塗脂抹粉,畫皮之外終究還是要現出原形。

過去兩天,太子一帶又一次出現嚴重的暴力事件,大批黑衣暴徒肆無忌憚地打砸破壞公共設施,現場一帶滿目瘡痍。但令人憤怒的是,在一些「黃絲」媒體口中,暴徒變成了「示威者」,暴力成了「表達訴求」,而維護秩序的警察反成了「暴徒」。顯而易見,在一些人刻意操縱之下,意圖篡改事實以左右輿論。但黑的終究是黑的,再怎麼洗也變不了白,暴徒就是暴徒!

當然,很多市民早已看出,暴徒其實和一些記者根本就是「一張畫皮,兩個厲鬼」。9月6日在油麻地,電視新聞片段便清楚地拍到,黑衣暴徒逃避警方追捕時,轉到「記者」區,隨手接過「記者」遞交的螢光背心穿上,由暴徒秒變「正義記者」。這絕非個例,三個月來,「記協」包庇縱容暴徒,以「記者」身份阻撓警方執法,更有甚者,倒打一耙抹黑攻擊警方「破壞新聞自由」……。如果不是他們身上的這件背心,誰又能分辨出誰是記者、誰是暴徒?

來源:大公報9月8日A4版責任編輯:林犀

如果香港還是一個法治社會的話,便應當有最基本的行為規範與準則。暴力就暴力,否則連別有居心的特朗普也就不會用「riot暴亂」來形容這場大規模違法行動了。但顯而易見的是,在「記協」以及一些「黃絲」媒體眼中,早已無是非之分,他們眼中從來看不到違法行為,只看到執法行為。他們明知這些是兇殘的暴徒,卻仍然千方百計包庇縱容,其根本目的,就是要篡改事實,持續向特區政府及警方施壓,並乾擾日後法庭的審判,同時向外國散播錯誤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