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教育制度-培养造就更多更优秀人才的制度优势

【中国万吨级巡逻船】

2019年12月21日,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群書治要》傳承委員會在京舉辦了以“中國古代選賢任能的歷史智慧”為主題的讀書研討會,探討如何借鑒和發揮中國曆史上堅持德才兼備、選賢任能,聚天下英才而用之,培養造就更多更優秀人才的制度優勢。

“在古代,舉賢讓賢的出發點是一心為公,只有無私的賢者才能舉賢,舉賢只是人心本具的明德在官吏推薦提拔方面的一種彰顯”,中央黨校博士、《群書治要》傳承委員會組織部部長羅嘉羽提出,舉賢讓賢的根本在於人心,在於“明明德”。“任賢使能”的本意是舉薦任命賢德之士而使令、教引有才之士。借鑒古人的智慧,我們今天選拔官員,既要從制度入手設計有利於舉賢任能的人才選拔機制、監督考核機制,進一步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更要從根本出發,從教育出發,培養更多的賢德之人。

中國文化國際合作創新聯盟副秘書長劉艷霞對青少年教育問題有切身感受。她認為目前重視閱讀、重視教育的理念越來越深入人心,但是適合幼兒、青少年的優秀繪本、少兒圖書尚有欠缺,存在著低質化的問題。我們需立足於優秀傳統文化,讓青少年對中華文化建立起親切感、信任感,給青少年帶來獨特的審美體驗,提供更優質的精神營養。

“《左傳》中讓賢的故事仿佛一面鏡子,讓大家更清晰地看到了當前選人用人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和自身的差距”,全國工商聯辦公廳副主任沈麗霞說,能夠舉賢讓賢,做到‘外舉不棄仇,內舉賢不避親’,必須了無私心,一心為國家社稷著想。任用賢能,除了考試面試成績以外,也要重視個人品德以及工作的實際表現。另外,從眾的本質是‘從善’,征求群眾意見是為了找到最優方案,對於我認識民主集中制的優勢,也有很大幫助,更堅定了自己的文化自信和制度自信。

中國人民大學博士後、《群書治要》傳承委員會執行主任谷文國表示,對於傳統文化的學習,“賢者識其大者,不賢者識其小者”。大者指其根本,小者指其枝節。正如《大學》中講“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一定要分清本末。谷文國認為,學習傳統文化,不同層次都會有不同的見解,這尤其需要從立體的方面看,儘量避免一概而論和隨聲附和的見解。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劉餘莉為本次讀書研討會進行總結髮言。她表示,任賢,首先必須培養賢才。聖賢人之所以能夠成為聖賢,離不開聖賢經典及聖賢教育的長時熏修。讀書人所讀之書是聖賢之書,所接觸的老師也是聖賢之師,所思所想所見所聞皆是聖賢大道,久而久之自然會熏陶為聖賢君子。這就是孔子所講的“少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她認為,一個人接受聖賢教育並長時熏修之後,自然就能夠分別是非、善惡、真偽,從而親近真善美,遠離假惡醜。這才是現代素質教育所應當追求的目標。選賢任賢方面也反映了同樣的道理。非賢人不能識別賢人,更不會任用賢人。中國傳統盛世之所以能夠出現“人才輩出,文武並興”的局面,在於中國傳統社會從教育、考試、選拔、考核、法律、監察、培訓、激勵制度等多方面落實了“爵非德不授,祿非功不予”、“進賢受上賞,蔽賢蒙顯戮”的原則,從而真正做到了“賢者在位,能者在職”。因此,我們只有深入研究中國曆史的治國理政思想和制度體系,才能真正對之生起信心,才不會盲目崇拜照搬西方的制度,避免出現“異體移植”和“水土不服”的問題。(劉餘莉 中青在線記者 薑繼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