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比赛联赛-国际奥委会和东京奥组委均未考虑推迟或取消奥运会

【天文泰斗康复出院】

“我們希望確保你們公平地參加奧運資格賽,通過賽場上的表現獲得奧運資格,我們也支持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為錯過參加奧運資格賽的運動員創造公平的替代方案。因此,我們正與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密切合作,批准對資格賽日期、地點以及對資格賽體系的任何必要更改。”國際奧委會在一份對運動員的聲明中說。

疫情迅猛,足球等大型體育項目尚無各層級比賽的系統應急架構,像什克裡尼亞爾遇到的類似問題在所難免。短時間內協調各方,匹配各種方案,考驗著組織者、管理者的智慧。英足總主席克拉克表示,感覺本賽季英超難以踢完。要是這個賽季就這麼沒了,冠軍獎盃頒給哪家?升降級制度是否執行?歐戰席位如何分配?一系列問題都要艱難面對。

3月12日,在日本東京,行人戴著口罩經過2020年東京奧運會主體育場附近的五環標誌。(新華社)

“馬克·庫班(NBA達拉斯獨行俠隊老闆)不會因為停擺而窮的吃兩個月麵條,勒布朗·詹姆斯也不會因為沒球打而付不起房租,”北美體育經濟學家協會主席馬瑟森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賽事停擺最先衝擊到的是那些清潔工、安保、建築工,這些為比賽而忙碌的小時工們。”

世界摔跤聯合會(UWW)於瑞士當地時間3月12日宣佈,摔跤項目奧運資格賽將全面推遲。本應於3月8日至15日在意大利里雅斯特進行的奧運女子水球資格賽被推遲至5月17日至24日舉辦,4月20日將再次進行評估。奧運會男子水球資格賽也從3月22日至29日暫被推遲至5月31日至6月7日,4月30日將再次進行評估。

(圖片除標註外來自東京奧運會官網)

歐洲足球五大聯賽、北美四大職業聯盟,從網球到F1,從滑冰到跳水,就連剛剛在希腊點燃的東京奧運會聖火,也匆匆停下了腳步。新冠肺炎疫情的烏雲瀰漫五洲,球員感染的消息紛至沓來,在世界各地各類大型活動接連被取消的洪流中,世界體壇就這樣生生按下了暫停鍵。

這個時候,本該是奧運資格賽如火如荼,全世界精英運動員為奧運入場券最後衝刺之際。但如今,奧運會資格賽何時何地舉行成了一道難題,已有多個項目的資格賽被推遲或尋找替代方案。

東京奧運會的前景尚在忐忑期待中,歐洲五大聯賽業已全部停擺。這意味著,將有超過三分之一的聯賽轉播收入和比賽日收入打了水漂。據意大利媒體估計,意甲聯賽停擺將會造成4000萬歐元的經濟損失。以尤文圖斯隊為例,包括門票、餐飲、周邊產品售賣及其他服務收入,將至少損失1230萬歐元。贊助商權益也連帶受損。電視轉播、體育營銷、體育旅游等產業出現多米諾骨牌式的連鎖反應。為了減少損失,無球可播的電視臺只能重播經典賽事來應對空檔,贊助商也只能轉戰線上,儘力止損。

意大利是歐洲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意甲聯賽最先“中招”。意大利總理孔特3月10日宣佈,將在全國範圍內實行封城禁令,暫停全部體育賽事。包括尤文圖斯隊球員魯加尼在內,目前意甲已經有11名球員新冠檢測呈陽性。桑普多利亞隊更是成為“重災區”,相繼7名球員被確診。隨後,西班牙、法國、英國和德國的職業聯賽也都暫停。英超球隊阿森納隊主帥阿爾特塔、切爾西球員奧多伊,德甲漢諾威96隊的許伯斯和霍恩等教練員和球員也被確診。

希腊當地時間3月12日,東京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在希腊古奧林匹亞舉行。圖為扮演最高女祭司的演員喬治烏取得聖火。(新華社)

重啟之後的挑戰剪不斷理還亂意甲國際米蘭球星什克裡尼亞爾目前陷入兩難之中。根據賽程安排,這位受到國家隊徵召的斯洛伐克球星本應備戰3月26日同愛爾蘭隊的歐洲杯預選賽附加賽,但因國際米蘭全隊正處於隔離中而無法歸隊。斯洛伐克隊主教練哈帕爾則表示,如果比賽照常進行,球員必須要來國家隊報到。

俱樂部賽事方面,歐足聯也考慮在歐戰恢復後將剩餘比賽由兩回合減為一回合,盡可能縮短賽程。就目前看來,國際足聯需與各大洲足聯商定一個新的臨時性賽程,平衡國家隊和俱樂部這一“古老”的衝突。對於國際足聯來說,如果今年的歐洲杯和美洲杯真的被推遲一年,2021年夏天在中國舉辦的首屆新世俱杯將面臨不小衝擊。

就像中國體育人在疫情中紛紛伸出援手一樣,全球體育大停擺之際,體育人的力量也並未遠離。北美職業賽場,多支球隊表示將承擔球場工作人員未來一段時間的薪水,錫安·威廉森、阿德托昆博等球星為工作人員捐款。從年入千萬的球星到球場的小時工,每個人都是體育賽事的一份子,團結共渡難關是最有力的保障。

希腊當地時間3月12日,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在東京奧運會聖火採集儀式前致辭。

正如奧運聖火傳遞的口號“希望照亮前路”,哪怕火炬傳遞暫停,哪怕前路仍有坎坷,希望始終為這個世界帶來鼓舞、帶來勇氣;哪怕賽場一時沉寂,生活中少了份寄托和激情,只要希望之火不滅,終有衝破黑暗之時。

3月11日,意甲衛冕冠軍尤文圖斯證實,隊內球員魯加尼感染新冠肺炎病毒,他成為了意甲聯賽首位公開確診的球員。(新華社/法新)

雖然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一直堅信東京奧運會能夠在7月24日如期舉行,但東京奧組委理事高橋治之也曾透露,3月底東京奧組委理事會會議上,會討論奧運會延期一到兩年的可能性。不過,由於奇數年是絕大多數奧運項目的單項世錦賽舉辦時間,這意味著國際奧委會需要和各單項體育組織及相關各方進行繁雜海量的協調。如果推遲至2022年,又會同北京冬奧會、卡塔爾世界杯、伯明翰英聯邦運動會、杭州亞運會等大型賽事“撞車”。如果那樣,奧運會將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戰,真可謂剪不斷理還亂。

烏雲之中,今年世界體壇的兩大重頭戲歐洲杯、奧運會也不可避免被打上問號。戛然而止有何對策、損失將達什麼量級,體壇何時才能重啟……前所未有的考驗橫亘於前。

國內體壇,包括CBA、中超在內的職業體育賽事也在待定狀態中,與賽事相關的體育場館、營銷、經紀等領域亦受到波及。眼下,隨著國內疫情已經得到較為有效的控制,職業聯賽有望重啟。據多家媒體報道,CBA聯盟將聯賽重開時間暫定在4月2日,比賽考慮採取賽會制,將20支球隊集中於一到兩個城市(一南一北),空場進行比賽,通過電視和互聯網進行直播。

國際足聯已於3月13日發表聲明,建議各大洲足聯推遲三四月份的全部國家隊賽事,並表示,三四月間俱樂部可不履行在國家隊比賽日“放人”的義務。不過,目前僅有亞洲和南美洲做出響應,推遲了此段時間的世預賽安排,歐足聯暫未做出決定。

此時此刻,包括體育界在內,世界需要站在一起。

據悉,歐足聯將在下周二召開電視電話會議,有可能做出將2020歐洲杯推遲一年的決定。倘如此,原定於2021年夏天舉行的歐洲國家聯賽四強決賽將面臨取消風險。根據目前的安排,每兩年各國家隊會有9到10個比賽日窗口,外加一個世界杯或各洲際杯賽的比賽區間。各洲際杯賽預選賽和世界杯預選賽需要全部在窗口期內完成,這意味著,“復工”後的每一個國家隊比賽日都異常寶貴。

作為商業化程度最高的體育聯盟,NBA和歐洲足球聯賽原本有空場比賽的選項(至少可以保證媒體版權的收入),但因為本周相繼有球員感染新冠肺炎,不得不先後宣佈延期。法國中鋒戈貝爾成為NBA第一例感染新冠肺炎的球員,他的隊友米切爾也未能幸免,而活塞隊球員克裡斯蒂安·伍德是NBA第三名被確診的球員。據悉,本賽季NBA將至少停擺30天。

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3月13日宣佈取消春訓賽,新賽季開賽推遲至少兩周。職業網壇方面,印第安維爾斯大師賽、邁阿密大師賽、蒙特卡洛大師賽等3站ATP賽事被取消。知名校園賽事中,日本的“甲子園”棒球賽和美國大學生籃球聯賽(NCAA)也難獨善其身。此外,釜山團體世乒賽、花樣滑冰世錦賽、世界跳水系列賽……各個國際單項體育組織的眾多賽事都無法逃脫或延期或取消的命運。國際籃聯3月12日宣佈,自3月13日起暫停旗下所有比賽。被譽為“皇冠上的明珠”的波士頓馬拉松賽是世界六大馬拉松賽之一,自1897年創立以來從未延期或取消,而3月13日也不得不宣告,將從原定的4月20日推遲至9月14日。

C羅在其社交媒體上發聲。賽事停擺,賽場上的“主角”——運動員群體面臨嚴峻考驗。3月13日凌晨,足球巨星C羅在社交媒體上寫道:“整個世界都在經歷艱難的一段時刻,這要求我們所有人投入最大限度的關註。我要為那些失去了親朋的人們送上我的關切,給那些與病毒奮戰的人們送上我的支持,比如我的隊友魯加尼,同時我也會繼續聲援那些在一線不顧生命危險來幫助拯救他人的醫務人員。”此前,C羅剛剛拿到他的新冠肺炎檢測結果,顯示為陰性。

國際奧委會正在建立一筆10億美元的應急基金對沖風險。但東京奧運會如果取消,還是會給以夏季奧運會為營收主渠道的國際奧委會帶來不小損失。不可避免地,世界體壇的相關利益群體也將受到波及。

當地時間3月12日,歐羅巴聯賽八分之一決賽首回合比賽在奧地利林茨舉行。(新華社/路透)

……全球體育大停擺,體育迷自然失落。對其中的從業者來說,面臨的更是生計問題。

東京奧組委公佈的預算顯示,東京奧運會預計耗資1.35萬億日元(約合124億美元),將涉及約11000名運動員,此外還有眾多教練員、體育官員、當地組織者、約80000名無薪志願者,以及酒店、交通、旅游等服務業和全球無數體育愛好者。

奧運會四年一度,一位美國體育經濟學者在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表示,不少小眾項目只有在奧運會期間才會得到關註,而對一些職業生涯並不長的運動員來說,在奧運會上獲得成功是實現夢想、獲得榮譽和經濟回報的最好機會。這樣的機會也許“一生一次”,如果錯失,難以彌補。

人類戰勝疫情、體育重現精彩。這樣的期盼中,團結、尊重、理解、信任,這樣的理念始終閃耀賽場,照進生活,映亮前路。

一個幾乎沒有賽事的周末就這樣到來。

當地時間3月11日,德國足球甲級聯賽第21輪的一場比賽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空場進行。(新華社)

如此巨量的參與規模,意味著取消或推遲奧運會是一個異常艱難的決定。如果採取空場比賽方式,運營預算中約10億美元的門票收入將全部損失。倘若取消,更會給方方面面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最為棘手的或許還是體壇“復工”後的賽程設計。以足球為例,作為世界第一運動,國際足聯的競賽日程已排至2024年,“牽一發而動全身”,一個環節暫停之後,後續“排浪效應”不可小覷。

賽場陷入空白諸多難題待解東京奧運會能否在今年7月24日如期開幕,成為當下體壇最大問號。最新的說法來自於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他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表示,關於東京奧運會是否取消或延期,國際奧委會將聽取世界衛生組織(WHO)的建議。雖然之前國際奧委會、日本政府和東京奧組委反覆“擔保”,但在眾多暫停、延期、取消的消息之中,人們心頭的疑慮難消。

賽事停擺推倒的多米諾骨牌過去幾天,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擴散的勢頭加劇。一旦賽事停擺,背後的經濟賬和相關問題就會沉甸甸地壓來。

“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均未考慮推遲或取消奧運會。為7月24日安全開幕,所有的籌備工作正在按計划進行。”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12日提出的將東京奧運會推遲一年的“建議”,日本奧運大臣橋本聖子在13日內閣會議後的新聞發佈會上再次表明瞭東京奧組委的立場。當天,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應邀與特朗普的通話中,也表達了日本政府將穩定推進奧運會籌備工作的態度。

如果情況最複雜的足球世界能夠梳理好“復工”後的安排,其他項目想必也能有個著落——除了奧運會,這一世界上最重要的綜合性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