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专业实习-这对中医人才临床能力的培养造成了一定影响

【炉石自走棋】

“當前學歷教育體系確實對培養一線中醫臨床骨幹人才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好的中醫需要有好的感知和思維能力,因此,一定要強化中醫思維培養。”中國針灸學會會長、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主席劉保延說。

“要早臨床、多臨床、反覆臨床,使理論課與實踐課相得益彰,以提高學生臨床基本功為核心。”王鍵強調,中西醫臨床醫學的學科屬性決定了該類人才決不能只在學校培養,必須把學校和醫院緊密結合起來,相互協同,深度融合,才能保證臨床人才的質量。

人才是行業發展的第一要素。“尤其是中醫葯,傳承和創新的關鍵在於人才。”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中醫科學院院長黃璐琦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說,然而,當前我們中醫葯人才青黃不接,好中醫越來越少問題突出。

單靠課堂培養不出優秀中醫葯人才新中國成立以後,院校教育成為中醫葯人才培養的主要渠道。不得不說,院校教育有助於中醫思維體系的建立,有利於中醫葯與現代知識的結合,對中醫葯人才培養起到了積極作用。但在黃璐琦看來,中醫高等教育強化了醫學理論的傳授,但認知思維模式的轉換和臨床實踐有待加強,中醫經典理論的學以致用略顯不足。

在我國,除了院校教育,師承教育也是培養中醫人才的一種重要培養模式。其以跟師學習、研習典籍為主要形式,以繼承學術思想和技術專長、中醫葯文化為主要內容,以創新發展中醫葯學術、提高中醫葯技術水平為目標。

對此,《意見》指出,要強化中醫思維培養,改革中醫葯院校教育,調整優化學科專業結構,強化中醫葯專業主體地位,提高中醫類專業經典課程比重,開展中醫葯經典能力等級考試等。

早臨床多臨床師承教育和臨床實踐需緊密結合

“師承教育所具有的師徒關係緊密、教學方式靈活、註重個性專長、突出實踐技能等特點,符合中醫葯人才成長規律,對傳承中醫葯文化、保持發揮中醫葯特色優勢等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黃璐琦說,然而,師承教育仍存在不足:如法律缺位,師承教育原則、傳承內容以及相關部門分工不明確,導致各種中醫葯師承教育項目之間銜接性與協調性不太理想;參加師承的學生和老師資格沒有統一認定,教育學習內容與形式不明確,影響教學質量。

安徽中醫葯大學原校長王鍵認為,中醫葯學具有較深的理論性和較強的實踐性。中醫葯高等教育要堅持註重基礎,崇尚經典,強調實踐的教育教學觀。中醫基礎理論與經典著作教育,是培養中醫葯人才的依據和根本,學生要研讀經典,精通專業理論,樹立中醫思維。同時,也要加強臨床實踐訓練,要強化望聞問切等中醫基本診法和辨證論治、理法方藥相融合的思維方式訓練。培養既具有扎實醫學理論知識,又具有較強臨床能力的中醫人才。

國醫大師孫光榮也認為,中醫葯遵循知行合一傳承規律。中醫葯優秀人才的培養自古以來出自師承,通過醫德、醫道、醫學、醫法、醫術、醫器六個層級的知行合一、師徒授受的傳承而發展,單靠聽課是培養不出優秀中醫葯人才的。

本報記者付麗麗有的人名為中醫,卻越來越西化,不懂陰陽五行、不會望聞問切……經常能聽到這樣的感慨:找個好中醫怎麼那麼難。

黃璐琦建議,要建立中醫葯師承教育培養體系,將師承教育全面融入院校教育、畢業後教育。鼓勵有條件的中醫葯院校開設中醫葯師承班,逐步實現將師承教育全面覆蓋中醫葯類專業學生,探索師承教育制度與學位和研究生教育制度銜接的政策機制等。

“要改革人才培養模式,強化中醫思維培養。”10月26日發佈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促進中醫葯傳承創新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指出。“這樣說太對了,中醫和西醫文化背景不同,治療理念迥異,中醫重整體,重平衡。中醫教育必須遵循中醫人才的培養規律,植根於深厚的中華文化基礎之上。”黃璐琦說。

王鍵表示,當前,我國臨床人才培養以5年製為主,其中不少於一年時間用於臨床實習。由於考研及就業的影響,對畢業實習造成了很大的衝擊,不少學生不安心實習,甚至想方設法減少或逃避實習,這對中醫人才臨床能力的培養造成了一定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