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军人老兵-强烈要求在退伍前最后一次体现军人的价值

【快舟一号发射成功】

大家心裡想著又不敢說出口的是,馬上就退伍了,千萬得平平安安的啊,千萬別出什麼意外啊。可是每一次的出發,前方都是未知,汶川這次也一樣。但就像剛纔那位戰士說的,一朝是軍人,終身是軍人。別說一聲令下,勇往直前,就是沒有令,看到祖國和人民的需要,就是向前的命令。

這批退伍的老兵中,既有從軍五年的班長,也有服役兩年的普通戰士。8月26日,是戰士肖帥離開任務點前的最後一天,也是他22歲的生日,一碗方便面,一個麵包,就是生日禮物。

武警四川總隊機動第一支隊戰士 武善營:當時我是真的是哭了,因為看到那麼多老百姓過來說,當兵的救了他們,不光救了他們這些東西,相當於給了他們第二次生命,就像父母一樣一直拉著我們。讓我們很感動,當兵這一輩子感覺值了。

我們總說他們是最美逆行者,但其實我們最希望看到的不是你們最美的背影,而是歸來的笑臉,那才是最美的。最後想跟這些戰士說,最後這班崗,你們站得漂亮,人生後面的路,願你們走得更精彩!

9月1日,武警四川總隊的6000多名老兵就要退伍了,就在幾天前,他們當中的80多人,剛剛結束汶川特大山洪泥石流災害的搶險救援。

在對岸群眾的配合下,一名戰士橫渡過河,併在對岸加固支點,搭建救援系統,接下來,轉移兩名病人,其中一人脊椎發炎,下身無法行動。

對於這次任務,這些老兵們說,這是他們軍人生涯中的最後一次逆行、最後一次突擊、最後一次為部隊作貢獻。80多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軍旅故事和離別感傷。

這雙泡得發白的腳讓人心疼,而可以想象,還有更多鏡頭沒有拍到的感動。從8月21日到26日,這些武警戰士在災區奮戰了六天。其實,按照部隊的慣例,戰士們臨近退伍,一般是不安排參與重大任務的。但這一次,戰士們主動請戰,強烈要求在退伍前最後一次體現軍人的價值。

8月20日,四川汶川縣多個鄉鎮發生特大山洪泥石流。

“一朝是軍人 終身是軍人” 最後一班崗 這些老兵站得漂亮!

一朝是軍人 終身是軍人在退伍之際,面臨險情,延遲退伍仍主動奮戰在搶險一線。戰士們宣誓“一朝是軍人 終生是軍人”,即便是脫下軍裝,但把責任扛在肩上,就是軍人本色不改。這是他們身穿軍裝的最後一次“突擊”,但有了這付能扛起責任的肩膀,相信這絕不是他們人生的最後一次“突擊”。

8月26日,四川汶川縣耿達鎮,部分武警官兵集合準備撤離。這裡是武警四川總隊機動第一支隊的臨時駐地。對於老兵來說,這一次集合,與過去每一次都不一樣,回撤意味著即將退伍。老兵們現場宣誓:“一朝是軍人,終身是軍人!只要祖國需要,我們時刻準備著!”

一周前,通往汶川縣草坡鄉的通鄉道路,被泥石流阻斷。草坡電站引水管道旁的這條便道,成了當時的唯一通道。從山腳到山頂,1600多級石階,坡度達70度,也被稱作“天梯”。連日的陰雨天氣,很多石階上長出了苔蘚,非常濕滑。戰士們人均負重20公斤,往返“天梯”,運送物資,轉移群眾。

武警四川總隊阿壩支隊戰士 王明亮:最感動的就是當地老百姓把他們家裡面僅剩的一些水果拿給我們。軍人沒有什麼值不值得的,我們就是人民子弟兵,這個時候就應該我們沖在一線。

武警四川總隊機動第一支隊戰士 楊明玉:即便是再危險,也要去做(搶險)這些事情。畢竟我們也是當兵的,馬上也要滿服役期了。我經常跟班裡的兵說,我這次出任務,也是最後一次為中隊、部隊作貢獻了。

武警四川總隊機動第一支隊戰士 武善營:我們領導當時也是征求一下意見,跟我們商量一下,然後我說不管要不要延遲退伍、不管什麼情況,哪怕是家裡有任何問題,有難了就必須要去上。

然而,“天梯”還不是最危險的地方。在汶川縣三江鎮,連日暴雨導致西河水位暴漲,靈官廟連接外界的道路和兩座橋梁,全部被洪水衝垮。有十多名群眾急需轉移,包括兩名病人。

24歲的武善營,老家在山東臨沂。前段時間,受超強颱風“利奇瑪”的影響,家中房屋受損、農田被淹,父母被轉移安置。這次到汶川搶險,很可能延期退伍,武善營一直沒有告訴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