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角色少年-魏无羡、蓝忘机及江澄等角色

【成都垃圾分类】

此外,知名音樂製作人林海創作的充滿國風特質的背景音樂,也因符合全劇的調性和情節的節奏,為該劇增色不少。《陳情令》中的配樂,以琴、箏、笛、簫等傳統樂器打底,構建出雅緻、飄逸的古風世界,而管弦樂的加入,則凸顯了時空的縱深感,共同營造出充滿無限想象的東方意境。

值得一提的是,《陳情令》中的角色名字,也堪稱結合時代精神,對傳統文化價值的堅守與回歸。“魏嬰,字無羡”和“藍湛,字忘機”,與道家語“鷗鷺忘機”及宋朝湯恢的《八聲甘州 摘青梅薦酒》中的“羡青山有思,白鶴忘機”,均有淵源,寄托了古時“羡青山安詳寧靜,羡隱士們以鶴、梅為伴,忘記權謀機變”的美好願望。

最近幾集《陳情令》中,岐山溫氏為了爭奪“陰鐵”不惜與其他幾大家族為敵,“火燒雲深不知處”、“血洗蓮花塢”等高虐情節輪番上線,主角們少年“聽學”的輕鬆校園戲,逐漸被兵戎相見的權謀鬥爭取代。

開播後便成為網絡討論熱點的《陳情令》,經歷過口碑的遇冷和回暖後,熱度還在持續升高。那麼,本周微博劇集榜冠軍《陳情令》,是憑藉哪些獨到之處,不僅在《長安十二時辰》《流淌的美好時光》等勁敵林立的暑期檔突出重圍,還在同期的泰國等海外市場中占據一席之地的呢?

在全劇由“甜”轉“虐”的基調轉變下,魏無羡、藍忘機及江澄等角色,在實現個人成長的過程中愈加立體鮮活。上線12天,從4.5到6.2這一火速逆襲的豆瓣評分,就是觀眾對劇集質量認可與否的回應。

對於這個角色,肖戰曾在採訪中直言,“其實一開始我覺得我跟魏無羡其實不是很像”,擔心害怕演繹不出角色的複雜感,卻最終結合自身生活閱歷及與魏無羡相似之處“遇到困難的時候,我也不會輕言放棄”,漸漸“融入到這個人設裡面,然後自己也不斷的在貼近這個角色”。

《陳情令》為營造和諧統一的文化氛圍,在貼合地域特點與家風的基礎上,分別為各世家的建築、書畫、飾物及武器等進行加工製作。以姑蘇藍氏“雲深不知處”和雲夢江氏“蓮花塢”為例,前者以“卧松飛瀑”和“輕煙逐月”的景緻為亮點,點綴以汝窯、定窯風格的瓷器作為陳設,充斥著風流的文人氣質;後者則以家徽九瓣蓮花紋飾作為裝飾,佈景顏色以原木色及青色為主,打造飄逸、自然、舒適視覺效果,暗合江家祖上游俠出身、自由灑脫的追求。

被三千多條家規約束長大的藍忘機,則外表沉默寡言,甚至有些拒人於千里之外的高冷,實則善良熱心。而演員王一博,不僅具有與角色如出一轍的清冷氣質,而且憑藉其多年舞蹈基礎,在身姿挺拔、頭平肩穩的形體動作上,也無限接近藍忘機的世家之風其嚴正自持的特質。

五大家族的群像全景,新人演員的鮮活演繹“因為《陳情令》是一部偏群像式的電視劇,雖然有的人物出場的戲可能不是很多,但每個人物都會有他自己的特色。我們對待每個人物都是非常認真的。”面對雲夢江氏、蘭陵金氏、姑蘇藍氏、清河聶氏及岐山溫氏組成的五大仙門世家下的各色人物,導演陳家霖坦言拍攝的難度,言語中滿是試圖進行“全景式把控”的虔誠。

正如肖戰對角色的理解,“他是一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這樣一個熱血少年,然後對待,永遠都是把正義跟邪門歪道劃得很清的這樣一個人。我覺得他是心中有一個正義感在,然後對不公平的事情他都會挺身而出。”這份在價值衝突和命運糾葛中充滿少年熱血的俠義精神,是家國擔當的另類解讀,也更易引起當下年輕觀眾的情感共鳴。

《陳情令》避開知名流量、以貼合角色為準的選角,為這群90後為主、其中不少是新人的青年演員們,提供了更好的發揮空間。傲嬌的江澄、儒雅的藍曦臣、腹黑的聶懷桑及薛洋等性格不一的其他角色,也均隨著劇情的推進,在這些演員漸入佳境的演繹下,展現出各自的成長軌跡。

劇中,魏無羡與藍忘機各自的武器,同時也是樂器——竹笛陳情和七弦琴忘機。舒緩悠揚的笛聲和深沉古樸的琴曲,與其二人的人設也十分契合。劇外,由兩位主演演唱、林海作曲的主題曲《無羈》,也備受好評。“煮一壺生死悲歡祭少年郎,明月依舊何來悵惘,不如瀟瀟灑灑歷遍風和浪,天涯一曲共悠揚”等歌詞,將主人公們在歷經苦難悲歡後,不忘初心的灑脫不羈進行淋漓盡致的展現。

“酒香不怕巷子深”,在快消費時代,這份根植於傳統文化的時代解讀和價值導向,或許可以為當下傳奇劇的創作,提供一些新的思考和啟示。

END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娛樂獨角獸。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文化細節中的國風底蘊,古風音樂下的東方意境除引人入勝的劇情外,《陳情令》中隨處可見的國風之美,也讓不少觀眾在觀劇後的直言驚喜。雖為架空的歷史設定,劇中雲夢、姑蘇、岐山、清河及蘭陵等地名,取自《論語》“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家訓,床榻、席、幾、屏風等傢具的擺放方式,寬衣博帶的傳統服飾,虛左禮、八拜、四拜、揖首禮等禮節等,無不展示出傳統文化的深厚底蘊。

以故事的主角——肖戰飾演的雲夢江氏故人之子魏無羡和王一博飾演的姑蘇藍氏“含光君”藍忘機為例,演員與角色的契合,可見一斑。劇中,四歲失去親生父母、自小被雲夢江氏收養的魏無羡,本背負著複雜的身世,卻天性豁達坦蕩。他曾在偷偷帶酒被藍忘機抓包時,企圖矇混過關“天子笑,分你一壇”,也曾在聽聞師姐被悔婚後,不惜被罰也要仗義出手為其出氣。這份少年時的自由隨性,也使得角色後期在遭遇重大變故後的轉變,更具看點。

少年俠義遇上家國情懷,傳統價值觀的現代傳承面對溫氏一族企圖吞併天下的不義之行,魏無羡、藍忘機為首的俠義少年,心懷天需蒼生、繼承家族遺志的故事主線,則將主人公們的個人成長與家國天下緊密聯繫在一起。少年們在破獲陰謀、鋤姦扶弱的同時,完成自我的成長與歷練,而他們對正義的捍衛和對匡扶天下的理解,則是更為宏大的命題。

#血洗蓮花塢 虐#一舉登上熱搜,而與《陳情令》的劇情畫風一同陡變的,還有該劇口碑的強勢扭轉。

討伐溫氏時,與心系天下的藍忘機和背負家仇的江澄不同,魏無羡不惜為了壞人中的少數好人,與所謂的“正義一方”為敵,在艱險困苦中也不忘明辨是非善惡,始終堅守著俠義精神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江家祖訓的教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