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同学海外-中国政府在密切关注海外留学生受疫情影响的情况

【西班牙新增6584例】

在作決定之前,張麗麗把留校和回國的感染風險仔細分析了一遍:如果回國,可能需要把自己包得嚴嚴實實,中途不吃、不喝、不上廁所。按照目前的轉機時間計算,路程大概需要30-40個小時。飛機上和機場人員相當複雜,不排除遇到感染者。如果留校,物資充足,有防護用品,可以儘量不出門。“相比之下,回國路途上風險更大”。

(應被採訪對象要求,張麗麗、矛青青、汪萍為化名)

在美國西北大學讀研的張麗麗春假前收到學校的停課通知,提示學生春假結束後改為在線上課;寧波諾丁漢大學的矛青青到英國學習已近兩年,上周學校宣佈啟動線上課程;在意大利博克尼大學就讀的汪萍說,學校已開始上網課,取消了期中考試。我每天就是學習、做飯,跟著軟件做運動。

理性選擇去留目前很多留學生在國外的狀態是“居家上網課,儘量少出門”。

“我父母也建議我留守校園。我爸說,如果是出於疫情的考慮,在學校居家隔離就可以;如果是出於人身安全的考慮,萬一齣現問題,祖國不會不管。”何佳恆說。

記者就一些大家關心的問題採訪了留守在美國、英國、意大利等地的留學生,以及外國高校教師和留學專家,他們不約而同地告訴記者:“理性”是此時最需要的防疫策略。

“回不回國需要留學生自己來決定。而作決定的前提是理性分析。”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出國留學分會理事長、原教育部國際交流與合作司司長、原駐美國大使館公使銜教育參贊岑建君對記者說。

針對當下仍需要註意的一些具體問題,岑建君建議,首先,留學生需要遵守留學所在地的法律法規,配合當地開展防疫工作;第二,結合自身情況,理性分析是否需要返回國內,對於旅途中的風險、自己的健康情況、學業的近期規劃、國內的隔離措施等進行全面考慮;第三,如果在國外出現健康問題,可以聯繫學聯會、使領館;第四,如果在國外遭到歧視,儘量避免衝突,如果遭遇暴力,可以先報警,再與學聯會和使領館等聯繫。

西北大學中國事務主管、亞洲語言文化系教授顧利程考慮到西北大學對學生的支持和學業的後續問題,建議同學和家長理智一些,不要急於回國。

“我周圍同學們都還比較理智,家長比孩子更焦慮。一些同學之所以決定回國,是因為家長的強烈要求。”何佳恆說,考慮到一些家長可能會誤信謠言、產生恐慌,他和同學們每天及時把大家關心的問題翻譯成中文,發佈在密歇根大學安娜堡分校中國學聯的微信公眾號上,內容涉及疫情通報、本地要聞、公用設施情況、網絡招聘等。

祖國永遠是大家堅強的後盾中國政府在密切關註海外留學生受疫情影響的情況,耿爽在3月24日的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廣大海外留學生們心系祖國主動捐款捐物,關心和支持國內抗疫鬥爭,我們對此深受感動,也深感自豪。隨著疫情在海外持續擴散蔓延,包括留學生在內的海外同胞的安全與健康也無時無刻不牽動著祖國的心。”

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留學生在海外的情況,以及是否回國的抉擇牽動著許多家庭的心。

3月24日,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黨和政府時刻牽掛著廣大海外留學人員的健康與平安,祖國永遠是大家堅強的後盾。中國駐外使領館會陪伴在大家身邊,堅定不移與廣大留學生風雨同舟、共克時艱”。

和汪萍一樣,不少留學生選擇留守校園,“意大利的疫情嚴重,也有一部分同學決定回國。”汪萍說。

美國密歇根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主席何佳恆說:“之前中國疫情嚴重時,大家在這邊建立了密歇根州華人後援團,為國內籌措物資。我們的同學也拿出自己的補助、零花錢購買口罩等物品寄給了武漢的醫院。現在這個後援團開始自救。國內的一些企業和我們曾經捐助過的醫院,也在幫我們籌措防疫物資。”

耿爽指出,一段時間以來,我們的使領館與駐在國政府、職能部門和學校保持密切溝通,要求外方高度重視並切實維護好我留學人員的健康安全和正當權益;及時發佈並更新領事提醒,確保留學生第一時間瞭解各國應對政策和使領館防疫服務信息;開設面向留學生和國內家長的咨詢熱線,回應他們的求助訴求,安撫他們的焦慮心情;發佈防疫小貼士,邀請專業醫護人員講解防疫知識,為留學生介紹網絡問診平合,提供專業、科學的疫情防控指導;對確有困難的留學生髮放口罩、消毒水、洗手液等物資,解決燃眉之急。

他介紹,該校有中國大陸留學生和訪問學者約2500餘人。從生活方面來看,校園的宿舍和食堂沒有關閉,可以支持學生的生活;從學業方面來看,目前學校計劃延期開學後先進行網上授課,恢覆上課的時間仍不確定,如果學生回國,可能無法及時返回上課。

張麗麗告訴記者,有些留學生的情況很被動。比如,紐約的朋友的學校被徵用,宿舍和食堂均已關閉,朋友在疫情之下奔波尋找新住所、購買傢具、儲備生活物資,難題很多。

何佳恆選擇留校,除了出於個人安全的考慮,也因為責任。他需要承擔聯絡中國領事館、代表同學與學校協商扶助措施、發放防疫物資等工作,而且還要和學聯會的成員努力安撫國內家長的焦慮情緒。

學生抱團自救,國內企業、醫院也在幫忙籌措防疫物資